首頁>臺港澳?華人華僑

喪鐘為“港獨”勢力而鳴!寫給彭定康之流 你國也有國安法

2020-05-24 13:04:00 【關閉】 【打印】

  英國保守黨政客彭定康作為香港最后一任殖民統治的獨裁者,離港已有20多年,他見證了大英帝國在中國領土上徹底終結殖民統治的至暗時刻。他離開時,倘若能以人類的良心,對于香港超過150年的殖民統治,和貫穿其中的掠奪,屠殺、鎮壓,以及人權剝奪有過一絲的內疚和羞恥感,就不會在之后一直以無恥的殖民情懷惦記著香港,以傲慢的舊主人姿態對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指手畫腳。

  在中國中央政府響應民意,力挽狂瀾,決心補上國家安全立法短板,鏟除由前殖民者和多方境外勢力在香港刻意培育的分裂和恐怖勢力時,彭定康和他的伙伴們如喪考妣,一遍遍驚呼:涉香港國安立法背離了香港人民”“北京對香港國安立法違背了中英聯合聲明”“國安立法敲響了香港自治的喪鐘。

  這些前殖民者的無恥哀嚎,再次喚醒了中國人民,以及世界其他遭受過英國帝國主義侵略和殖民統治民眾的苦痛記憶。

  自19世紀中期開始,英國至少三次發動對中國的大規模侵略戰爭,其中包括2次鴉片戰爭以及組織八國聯軍入侵北京。英國的殖民統治在漫長的歷史時期,曾經給包括中國人在內的亞非拉人民帶來刻骨的痛。而英國從未對其罪惡的殖民統治和戰爭暴行有過任何道歉或者內疚。這也是今天,持續有無恥政客以殖民情懷去赤裸裸干涉他國內政的根本原因。

  中國的香港也許是英國在亞洲通過武力掠奪手段獲得的最小的一塊領土,香港在被占領初期經歷的那些血腥歷史,曾經長期被英國人刻意地遮蓋和隱瞞。末代港督獨裁者彭定康和他那群小伙伴,也許從來就沒有認真閱讀過《中英聯合聲明》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

  一位英國歷史研究者在社交媒體上提醒對香港事務嘰嘰歪歪的英國前外交大臣,請他仔細讀讀中英聯合聲明。其中第一章第一條款就寫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聲明,收回香港地區(包括香港島九龍和新界以下稱香港)是全中國人民的共同愿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決定于199771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

  第三章第二條款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直轄于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于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

  《中英聯合聲明》明確,在香港回歸后,香港特區基本法替代《中英聯合聲明》,是香港自治的基本法律。無論是回歸前的《中英聯合聲明》還是回歸后的香港基本法,都沒有賦予任何外國勢力包括前殖民者干涉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的權力。

  再來說說國安法案,世界上只要是主權獨立完整的國家,其境內任何領土包括自治區,沒有不受其國家安全法規保障的地方。在美國,至少有20多個國安法規或者法條。在美國,叛國的最高刑期是死刑。在英國,有關國家安全的法律分散在過去近200多年的各項立法中,覆蓋其所有領土。包括蘇格蘭等自治區,這些保障國家安全的法律且隨著歷史長河形勢的變化不斷修訂。

  在英國政府有關立法的官方網站上,最早的一部國安類法律是《1848年叛國罪重罪法案》,該法案的某些部分在今天仍然有效。起初這是一部保護國王和王室的法律。根據更早的《1661年煽動法令》,該法令中的罪行最初是叛國罪,最高可判處死刑。

  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后英國又頒布了《外國人限制法令》,在其后的不同歷史階段經歷多次修訂,該法案針對外國人在英國境內涉嫌煽動暴亂和叛亂等行為有著明文規定,最高可判處10年監禁。

  Incitement to sedition, &c。

  (1)If any alien attempts or does any act calculated or likely to cause sedition or disaffection amongst any of His Majesty’s Forces or the forces of His Majesty’s allies, or amongst the civilian population, he shall be liable on conviction on indictment to penal servitude for a term not exceeding ten years, or on summary conviction to imprisonment for a term not exceeding three months。

  (2)If any alien promotes or attempts to promote industrial unrest in any industry in which he has not been bona fide engaged for at least two years immediately preceding in the United Kingdom, he shall be liable on summary conviction to imprisonment for a term not exceeding three months。

  1940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首相丘吉爾上臺后一個月,立即發布了《背信法》,對于敵方間諜可以起訴和處決。

  在不同的歷史時期,一旦形勢有需要,英國政府絕不會放棄任何一個立法機會來保障國家安全,總是會根據時局需要出臺或修訂相應的法規,以適應時代的變化。

  近年更為常用的是2015年頒布的《反恐與安全法案》。在應對頻發的恐怖襲擊和國家安全威脅上,該法案對限制嫌疑人旅行、出入境,以及展開相關調查、預防恐怖犯罪上,有詳盡規定。

  英國政客只要多讀幾遍自己國家頒布的各類國家安全法規,再去看看在中國香港受他們煽動而遭到瘋狂凌辱和侵害的普通民眾,就應該找回一點羞恥感。懂得在香港事務上應該閉緊嘴巴。

  中國的領土和人口比英國大十幾倍,在保障國家安全,維護區域內外的和平環境上,有著更大的責任和義務。中國的國安法規只會讓自己的國民包括香港民眾有更多的安全感穩定感。一些長期定居在香港的外國居民,過去數年間,他們在飽受暴徒威脅和恐怖勢力侵害的日子里,無不期盼中國中央政府能立即行動,通過立法補上香港一地的安全短板。真正履行作為主權國家維護香港一地一國兩制的責任。

  一位定居在香港的瑞士籍人士Angelo Giuliano(中文名安德龍)在社交媒體上發推表示:就像這世界上所有地方一樣,針對香港的國安立法是最首要的,該法律能夠保護我們不受外國干涉和恐怖主義的威脅。

  他還說,盡管形勢會很嚴峻,但是別無選擇,只有這部關鍵的法律能夠夠解決香港目前的形勢。

  英國殖民者對于他們的歷史罪惡視而不見、置若罔聞,在現實中一再重復祖先的傲慢和無理,公然對其他主權國家實施威脅和欺凌。如此執著于精神殖民和他們所宣揚的自由民主的精神是如此背離。

  一個真正民主和自由的社會首先建立在國家的主權完整和獨立自主上。那些以主權獨立為理由而選擇脫歐的英國政客應該深知這一點。一段時間里,那些來自英國的種種威脅讓中國人覺得可笑,時過境遷,某些放不下殖民情懷的英國政客不僅看不清歷史,也看不清現實,他們通過西方輿論繼續煽動,而中國人的決心和意志將告訴他們,中國現有的任何一寸領土,不會再給帝國主義和殖民余孽以染指的機會。

分享到:
下一篇 責任編輯:

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

微信號

1234566789

微博關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 京ICP備:0600000號

11选5手机版走势图下载